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769章 太薄情了

  “你女人?”

  陈梦瑶微微惊讶了一下,再次看了唐敏一眼,才狐疑的说道:“她不是唐家的大小姐吗?”

  “对,我和她认识有一段时间了。”秦飞点点头,看了陈梦瑶一眼,心里有些犯难了起来。

  毕竟,自己也稀里糊涂的拿走了陈梦瑶的第一次。

  要是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去带走唐敏的话,陈展鹏的面子往哪里搁?

  陈家的亲戚会怎么看?

  何况,小家族考核在即,自己不可能同时扶持三个家族上位。

  要是,因为得罪了韩滨,唐家被淘汰了,唐敏岂不是成了唐家的罪人?

  想到这里,秦飞心念转动了一番,已经有了主意。

  “我去上个厕所。”

  秦飞和陈梦瑶打声招呼后,便起身朝着大厅的后面走去。

  现在,整个大厅两边的亲戚加起来,差不多几百人。秦飞混在人群中,根本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  几分钟后,唐敏这边的司仪走完流程,到了交换订婚戒指的步骤,便说道:“下面,有请工作人员,把戒指拿上来。”

  随着主持人话音一落,一个穿着白衬衣,黑色马甲,看起来十分普通的服务生走了上来。

  只是,目光比一般的服务生闪亮多了。

  看着韩滨和唐敏交换了戒指后,那服务生才转身走了下去。

  到了没人的地方,拔掉耳根后面的银针,面容就恢复了本来的样子。

  对于精通针法的秦飞来说,通过银针控制面部肌肉,改变自己的容貌并不是太难。

  随后,便脱下马甲,穿上西装回到了陈梦瑶的这边。

  唐敏那边的司仪,见戒指已经交换了,便继续说道:“那么,下面有请韩滨先生,给美丽的唐敏小姐,一个幸福的吻吧!”

  “我...”

  唐敏本能的想要拒绝,但台下那么多人看着,只能委屈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“一吻定情!开始!”

  按照司仪的套路,这个吻,肯定是一下子完不成的。

  韩滨咧嘴笑了下,走了两步,突然却感觉膝盖一软,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。

  “哇,韩滨先生太虔诚了,还没结婚呢,就给老婆下跪了!”司仪打趣的说道。

  下面的人,也都善意的哄笑了起来。

  没人知道真正的原因,除了韩滨。

  感觉自己的两条腿,已经不受控制一般,根本用不上劲了。

  要知道,他才化劲的实力,秦飞却拥有神一巅峰的实力,想要用暗算他,实在太容易了。

  秦飞虽然不打算今天就和唐家彻底翻脸,但也不想唐敏沦为韩滨的玩物。

  所以,利用天命神针的第二针“死”,控制韩滨的穴位,让他短时间内,双腿用不上劲。

  而且,会轻微的半身不遂。

  这样一来,即便他是唐敏名义上的未婚夫,却不可能染指唐敏。

  等到自己把陈梦瑶这边的事情安排好了,再去唐家庄园和唐逊好好的谈一谈。

  唐敏也有些诧异,韩滨好端端的给自己下跪干嘛?

  出于大局考虑,唐敏还是伸手把韩滨扶了起来:“是不是身体不舒服,要不直接吃饭吧。”

  “可能站麻了。”韩滨揉着膝盖,这会儿也没心情亲唐敏了。

  下去象征性的给唐家的长辈敬了酒之后,就匆匆的离开了。

  柳折衣上次受了内伤,没来参加订婚典礼。贾东方作为同伴,便留在庄园照顾柳折衣。

  很快,韩滨就风风火火的跑进了院子:“贾先生,快,给我看一下,我身体出问题了!”

  “噢,是那方面吗?”贾东方捋了下胡须,有些纳闷的问道。

  他给韩滨检查过身体,除了不能让女人怀孕,其他一切正常啊。

  “不是,是我的双腿,用不上劲儿了。而且,身体也有些麻痹的感觉,不会是中毒了吧?”韩滨扶着沙发坐下,满脸的紧张。

  “不像。”

  贾东方看了韩滨几眼,便伸出手握着他的手腕:“我给你检查一下便知道了。”

  差不多半分钟后,贾东方松开了韩滨的手腕,神色凝重了几分:“韩少,你的经脉里,多了一股奇怪的气息,应该是被人给暗算了。”

  “啊?谁他妈的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暗算我?”韩滨火冒三丈的说道。

  “暂时不能确定,对方的手法太高明了,我需要好好研究一下。”贾东方说道。

  “好,反正最近也没什么大事,先把我经脉里的东西弄出去再说!”韩滨面色阴沉的说道。

  “韩少放心,我会尽量早点想到办法的。”贾东方安慰说道。

  不过,心里却没底,对方的手法简直神乎其技,还是第一次见识到,竟然可以用这种方法害人的。

  唐逊见韩滨急匆匆的走了,只是以为去处理事情去了,也没太放在心上,招呼宾客该吃的吃,该喝的喝。

  唐敏和他都交换戒指了,又有这么多人看着,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

  秦飞见自己的办法有效果了,嘴角微微勾了一下。

  火龙帮的公子哥又怎么样?

  敢和哥抢女人,去床上躺着吧!

  这时候,陈家这边的司仪也开始上台了。

  说了一番祝词之后,把秦飞和韩梦瑶请了上去。

  本来,唐敏并不知道秦飞也在酒店的。

  但是,经过司仪这么一嗓子,不由得抬起头来。看着西装笔挺的秦飞,身边还牵着一个嫩得出水的小姑娘。

  顿时觉得鼻子一酸,眼泪就滚了出来。

  不过,很快就低下头,假装被辣到了,喝杯水掩盖了过去。

  心里却生气得不行。

  这混蛋什么意思,和陈家的大小姐订婚了?

  难道,就准备真的不要自己了吗?

  我为了你和孩子,是受了多少委屈,掉了多少眼泪啊。

  你也太薄情了吧!

  唐敏越想越不是滋味,也没胃口吃东西了,提着裙子,满心绝望的走出了酒店。

  秦飞自然看到了这一幕,也明白唐敏多半是因为自己和陈梦瑶订婚生气了。

  但是,自己也“亏欠”陈梦瑶啊。

  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,不知道这些感情债,多久才能还清。

  而此刻,酒店外面。

  一辆宝马也停了下来。

  穿着一件黑色外套,看起来神色冷峻的夏一刀,提着从不离身的黑色箱子,大步的走上了酒店的台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