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83章 媒婆上门 误打误撞(2更)

作品:九重华锦|作者:莫西凡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8-08 07:09:03|下载:九重华锦TXT下载
  四太太和五太太头一回管家,结果,早膳还没开始,府上就有鸡飞狗跳之态了。

  不是各房东西分发错了,就是指派不清楚下人,弄的底下的人焦头烂额,四太太想表现,天没亮就起来,趁着五太太还没到,自己先张罗起来了。

  等到五太太赶来的时候,已经是一团乱麻,四太太已经有些慌乱了,五太太又不好看着,只好硬着头皮帮,结果可想而知。

  没多会,各处的管事都露面了,不是这个有意见,就是那个喊委屈,四太太怎么也没想到,不就管个家,指派个伙计,这些个人是怎么的,欺负她不成?

  拿出太太的派头来,想要震一震这些下人,可是没用。

  最后,全都闹到老太太那去了。

  其实,昨儿个晚上,就有几个管事找到老太太那去了,可是老太太一概不见,他们也不敢硬闯,这会人,趁着人多,又闹去了。

  “老太太,您看,这是我们大厨房的账本,四太太信不过,老奴只求个清白。”

  大厨房的管事李嬷嬷拿着账本,一脸的委屈,说话都带哭腔了,昨儿四太太让各处报今日的开支,往常也是如此,都是提前一天报,好让府上好安排,她这报过去,四太太立刻当着其他管事的面说她报多了,这都够府上吃好几天的。

  还说什么早就听说大厨房怎么怎么的,往后可不能这样,让她重新报,还的报仔细了,每房的膳食分派,这不是说她手脚不干净吗?

  “老太太,您是知道的,这到了年跟前,要张罗的东西多,开支是比往日要多些的,有些东西是备着不一定要今日用的...”

  李嬷嬷这一肚子委屈还没说完,一旁的张大娘子也开口了,“承蒙老太太和二太太信任,这些年,不敢说别的,但是奴才可以摸着良心说绝没有做对不住府上的事,这年节的采买、还有府上要添人,这开支自然大...”

  老太太捏着眉心,看了看这一屋子人,让陈嬷嬷扶着自己坐下,大家见老太太动了,叽叽喳喳的终于消停下来。

  四太太和五太太站在一旁低着头,尤其是四太太,一脸通红,不过心里还是觉得,肯定是这些下人故意跟自己过不去。

  “若是不放心你们,也不会让你们领这些差事,四太太和五太太刚接手,很多事一时还不清楚,你们也应该多担待些。”

  “大太太,那往后...”这底下的人做事,最忌讳的就是上头的主子,若往后这家真让四太太这样的来管,他们怕是无法胜任了,五太太又是半天没个声的。

  老太太接过陈嬷嬷奉上的茶,慢条斯理的吹了吹饮了一口道:“说到往后,正好你们都在,今日老身便说一句,二房明日就会离开淮安,所以,府上的事,往后二太太就不能费心了,今日先这样,你们且下去,一切照旧先忙着,晚些时候,老身会拟个章程,你们明日再来一趟。”

 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满堂皆惊。

  就是平日一向面部没什么表情的五太太,这会也是一脸震惊的看向老太太,这话什么意思,什么叫离开淮安?而且这意思,是以后都不回来了?

  老太爷和老太太都健在,二房为什么要离开?这不是分....家...

  想到这,五太太已经紧张的一手拽紧绣帕捂着胸口了,天啊,这到底发生啥事了,昨儿个她就觉得,老太太让她们管家就有些不太对劲。

  她还想着,晚些时候去看下二嫂....

  “娘?这话啥意思?二房...”

  “你们先出去吧。”老太太瞪了四太太一眼,让她闭嘴,开口把这满屋子下人先打发了。

  本来,这两个要是顶事,能拿下事,让她们帮着管家,也没什么不可以的,可是...罢了,幸好自己现在还折腾的动。

  能当上管事的,都是机灵的,这是府上出了大事了,主人家的事,他们做奴才的,能看热闹,却不能置喙,更不能瞎掺和,老太太不想他们听,她们就退下便是。

  一个个都躬身告退了,这会声音都轻了不少。

  “老太太,还有件事,的您发个话,府上要添的丫头婆子已经带进府了,您看...”

  府上每年有出府的,自然是要适当的填补,老太太看向葵大娘子,“知道了,各房报上的人,你且领到各房让她们自己挑就是...对了,大丫头刚回来,她那可报了数?”

  葵大娘子躬身回道:“回老太太,有的,大太太报了,大小姐要一个丫头。”这是要贴身伺候小姐的丫头,所以会精细些,这事她自然记着。

  说到这位大小姐,最近府上可没少传,还没打过照面,听说,是个不简单的,今日老太太都亲自过问了,可见还是有几分脸面的。

  他们这些当下人的,可不就是看着主家的脸色行事?

  “其他的你去张罗,给大丫头备的丫头去带到这来,春兰,你去一趟乾院,让大太太和大小姐过来一趟。”

  老太太一时,忘了林霜语脚受伤的事,旁边的人也忘了提醒,春兰领了话就急匆匆去了。

  四太太着急想知道怎么回事,看着老太太的样子,却是不敢再开口了,越是如此,心里越着急,就像猫饶了似的。

  “你们也别想了,晚些时候,就都知道了。”看得出,老太太心情很差。

  “娘,是媳妇办事不利,劳着您了。”五太太有些不好意思,心里叹了口气,这才管了一天,就管成这样子,尽管多是四太太一人自作主张,可她是一起办事的,推诿不得。

  这个儿媳妇,虽然是个闷葫芦,但从不多事,因着出身,总是少了几分自信,但是这样的,不出彩,也不会出错。

  老四家的要强,可论家世比不过老三家的,论本事比不过老二家的,论长幼,前头还有个大媳妇,这些年,就想着有个机会表现表现,可是...

  老太太都懒得评价,就不是个管家的料。

  “娘...媳妇办事不利,这些管事...”还想说什么,憋着吞了回去,四太太是真的觉得没脸,但心里又有几分不服气。

  陈嬷嬷看了四太太一样,暗暗摇了摇头。

  “禀老太太,聂府请人来说媒...来了。”来通报的是个小丫头,这还是府上第一次有正儿八经的媒婆上门,还这么大张旗鼓的。

  老太太闭上眼,这聂家办事,到是干脆利落,昨儿去的信,这一大早就上门来了,昨夜老太爷说了,聂家他让人仔细打听了,虽然家底单薄了些,但是家风正,那聂家公子也是个不差的,这就行了。

  既是自己让人去说的,如今老二家的没成,虽只是一句话,可林家也做不出这耍人家玩的事,这门亲还是要结的。

  聂家?哪个聂家啊?说什么媒?

  五太太和四太太都是一两懵。

  “请进来吧。”家里适合谈婚论嫁的丫头就这么几个,要说年纪,除了二丫头,五房的伊丫头和二房的芝丫头,三房的月丫头也差不多合适,可是,二房...那就只有大丫头和伊丫头,还有月丫头。

  大丫头刚回来,她心里没底,至于月丫头...那丫头的性子太像她娘,这门婚事,怕是不会乐意。

  老太太一时间,还真有些为难啊。

  聂家请的是城里有名的媒婆,崔媒婆,不光是媒婆来了,连着聂家老太太身边方嬷嬷也一起来了。

  这还是头一回见说媒除了媒婆主家也一起来的。

  “给老太太和二位太太请安了。”媒婆媒婆,逢人带笑,嘴里含蜜,有媒婆的地方,肯定不会冷清就是。

  陈嬷嬷让人上了茶水,又招呼着坐下,那同来的方嬷嬷也是十分的客气给老太太和两位太太问了安,怎么也不肯坐。

  “老太太,不是我夸,聂家公子,那是一表人才啊,最重要的是,人品好、学问也好,将来肯定是个有大出息的。”开门就夸上了。

  那聂牧是个什么情况,老太太不用她说心里也有几分了然了,点了点头附和着。

  奇怪,这往常但凡这事老太太都是一口就拦回去的,今儿这是咋了,莫不是真有意与这聂家结亲吧。

  崔媒婆见老太太没有阻止的意思,心下一亮,有戏了,连忙又是一顿说道。

  该说的都说了,崔媒婆乖觉的闭嘴了,该到老太太说了,这说媒也是看人脸色行事说话的行当。

  “听崔媒婆这话,到真是聂家抬举林家了,我府上的姑娘,确实都还没说亲,不知道聂家看中我们哪个丫头了?”

  “哟,这感情好,都是读书人家,真真是再好不过,聂老太太说了,只要是林家姑娘,总差不了,老太太觉着合适就好。”说到这,崔媒婆也是有些尴尬,这头一回说这样的亲事,没个指定的人,听聂老太太的意思,是个林家姑娘就行。

  这事真是...

  这聂老太太好生精明,必是打听的清楚,府上就那么几个适龄的姑娘,陈嬷嬷看了一眼一直笑眯眯不说话的方嬷嬷,莫非,她就是来相看的?

  “我府上确实有几个适龄的...”老太太说着说着停顿了一下,赶巧,丫头来通报说是大太太和大小姐来了。

  老太太眉头微微皱了一下,一闪而过,随即看不出任何情绪,吩咐让进来。

  还真是赶巧了。

  那方嬷嬷眼睛亮了亮,这是老太太有意让相看吗?

  这一趟误会给闹的。

  “娘,您这有客人啊。”大太太扶着林霜语走进来,瞟了一眼,这是有啥事吗?

  经昨天林霜语点拨,大太太心里可比四太太和五太太明白些。

  “祖母!二位婶婶。”林霜语一声老太太差点出口,看着堂上的外人,硬生生改了口。

  不管怎么样,她如今到底姓林。

  老太太目光落在林霜语脚上,捏着佛珠的手一松,连忙道:“瞧瞧,到底是老了忘性大,快扶着坐下别站着,脚好些了吗?”

  “老太太,洛大夫看过了,没大碍,养几天就能走了。”大太太代替回话,有外人在,让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总开口不太合适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老太太说完,这才朝着崔媒婆和方嬷嬷介绍了一句,“这是我家老大媳妇和大丫头。”

  “见过大太太,大小姐!”两人也是客气一番。

  客气完,两人目光就不客气起来了,落在林霜语身上好一番打听,别说她们误会,就是四太太五太太也是同样的想法。

  这是要给大小姐说亲了?说起来,大小姐的年岁还真是到了该说亲的时候,明年就该及笄了。

  “怪不得聂老太太说,只要是府上的姑娘,就没有差的,看这大小姐,到底是书香门第的小姐啊,这气度,这模样,跟仙女似的,看着就让人稀罕。”

  崔媒婆这一双眼睛可不是吹的,看人还是有些准头的,她既是上门说媒,对林府的姑娘多多少少心里都是有些数的。

  这大小姐,可是与心里想的差别太大了。

  据说是刚从老家庄子上接回来不久,听说容貌丑陋,行为粗鄙,这哪里丑了,额头是有点新痕,可看着,该是不会留疤,再有这五官,这轮廓,这样的底子,在这富贵人家养上一段时间,过不了多久,就是水灵灵的大美人一个啊。

  不说这容貌,就这气度,哪里看得出是庄子上长大的,举手投足,那眼神,那神情,啧啧,大家风范啊。

  自己说了这么些年的媒,见过的千金也不在少数,这林家大小姐,绝对是数得上的。

  方嬷嬷也是一样的惊讶,太好了,好过了,哎!开始,还担心委屈了牧少爷,这下好了,老太太的意思,确实是林府的大小姐,就是相中她在林府的特殊处境。

  昨夜老太太就说了,林府门第相对聂家来说,高了些,女子高嫁可以,男子高攀却未必是什么好事。

  但是,这林家风门清流,林老太爷和老太太都不是糊涂人,这样的亲家在这淮安城里,还真难得找着,若不是老太太觉得,牧少爷是个好的,能配的上林家小姐,当初,也不会像夏老太太开这个口。

  本来是不指望了,没成想昨日突然得了信,老太太连忙让人打听了一下府上的姑娘,听得这大小姐的相关消息,一拍大腿,连说了两声合适。

  也是,虽然是林家大小姐,却是乡下接回来的,嫁到聂家,也不会自视过高,又是林家正经嫡出的大小姐,就是一直担心外头说的容貌,怕委屈了牧少爷,这才让她来瞅瞅。

  老太太是何许人,一眼便知道了聂家的意思,从这方嬷嬷的神情来看,聂家怕是意属大丫头,这事...

  年龄到是合适,只是大丫头才回来没多久,就这般着急定下亲事,怕是大丫头心里会有什么想法。

  这长辈,也是难为啊。

  “这位是?”大太太突然开口,这些年,她是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在儿子身上,还真不知是哪府的客。

  大家都看向大太太,以往,只要不是与小五有关的,这大太太就是个锯了嘴的葫芦,闷不吭声,今儿开金口了?

  “大嫂,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崔媒婆,这位,是聂家的老太太跟前的方嬷嬷。”四太太别有深意的多嘴介绍着。

  想着以往,这种时候可都是二嫂出来说话的。

  四太太说完,还一脸暧昧的看向林霜语。

  媒婆?!

  大太太和一直已经神游天外的林霜语同时呆了一下。

  不用想,和所有人一样,误会了。

  老太太则盘算着,要不要就干脆来个将错就错,反正,这大丫头已经到了议婚的年纪,大不了,若是聂家真的看中大丫头,到时候商量一下,婚期再晚一点,多留个一年,嫁妆她多补贴些。

  反正,这话已经放出去了,这门亲肯定要结,一时间,也没个合适的人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票票~~感谢各位么么哒